供應鏈移轉新南向  留意關稅上調衝擊

下棋。佈局示意圖。
圖 / unsplash

美國總統拜登上月中宣布並指示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對來自中國大陸的系列商品提高或開徵關稅,其中,包括電動汽車(EV)、電動汽車電池、電池零件、半導體、太陽能電池、永久磁鐵以及某些鋼鐵和鋁產品,將新增的產業包括關鍵礦產和醫療用品。

此前,美國貿易代表署對前總統川普對一系列原產地為中國大陸商品徵收的關稅進行長期審查。這些關稅是根據1974年《貿易法》的301條徵收,每四年必須審查一次。

拜登聲明令一些美國進口商失望,在新法令頒布前有人猜測這次的審查可能會針對性地降低301條款稅率或取消某些關稅細目。然而,所有現有301條款關稅一部分維持當前水準;一部分則增加。並沒有關稅被降低或取消者。

關稅影響布局 關注中美互動措施

多數臺商考量減少關稅對其運營的影響與分散供應鏈風險,對南向布局需求增加。然而,廠商應仔細評估提高關稅對其運營的影響程度以及能否從新的排除機會中獲益,同時,也要關注中國大陸對美國措施的因應,評估任何報復措施帶來的影響。

新加坡普華海關和國際貿易部協理郭維智指出,基於美國貿易代表署於2018年確定中國大陸在技術轉讓、智慧財產權和創新方面從事不公平或歧視性的政策和行爲,美國貿易代表署的審查涵蓋了受301條款約束的所有產品。這些關稅從7.5%-25%不等,適用從中國大陸出口至美國大約550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

美國貿易代表署於2022年5月啟動對301條款關稅爲期4年的審查,做為審查過程的一部分,美國貿易代表署考慮有關各方約1,500條意見並進行多次不同機構間的會議,以考慮關稅對美國經濟的影響以及利用關稅消除中國大陸對美國貿易行為中的貿易不公平。

關稅上調 影響美國進口商行為

根據審查,美國貿易代表署得出結論,關稅有效促使中國大陸消除這些不公平的政策和行爲,但還需採取進一步行動。結論是拜登總統提高或開徵關稅的指令的基礎,其中一些關稅將於今年生效;其他法案則將在2025年-2026年期間生效。

關稅上調可能會對美國經濟、消費者和貿易夥伴產生重大影響,這取決於受影響產品和產業的替代供應或生產來源的可用性和可行性。進口、製造或使用受影響產品的美國廠商應對其供應鏈風險機會進行全面分析,並考慮各種緩解策略,例如申請豁免、分散供應來源,或將關稅成本轉嫁給客戶或供應商的可行性。

許多廠商計劃將其供應鏈轉移到非中國大陸國家,以降低關稅和貿易合規風險,尤其是那些受到美國政府採購要求而受美國貿易協定法 (Trade Agreement Act, TAA) 約束的產品。

布局新南向 先評估風險立制度

當供應鏈需要改變時,大多數廠商會著重於關注關稅稅率和自由貿易協定(FTA)以達至節稅的目的。但在某些情況下,如果產品沒有完成實質性轉型,其原產國(COO)將保持不變。這意味著廠商仍需承受潛在的影響,尤其那些出口到美國的產品。

從中美貿易戰、疫情到俄烏戰爭,以成本效率優先考量的全球供應鏈被迫改變,從長鏈轉為短鏈或多鏈的區域化發展新常態。臺廠在國際產業鏈分工體系中,長期扮演品牌商重要供應鏈角色,因此在供應鏈移轉的策略思維中,東南亞地區具有區域性的關稅協定優勢及市場潛力成為關注焦點。

現今新南向各國其特殊且差異化的國情與經商環境,與臺商原本熟悉的中國大陸截然不同,臺資集團投資東南亞各國不宜複製過去在中國大陸的思維,代之應以加強監管能力,設定因地制宜的管理方式並配置更多資源來協助管理,如尋求外部顧問協助評估風險且建立制度、對海外據點進行稅務健檢瞭解目前風險、導入數位化管理系統等,以健全臺資集團在新南向各國的供應鏈布局。

 

延伸閱讀

google.com, pub-9231246403495829, DIRECT, f08c47fec0942fa0

發表評論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