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之眼:由西方美術轉習唐卡

台灣首位唐卡繪者謝克駿攝於尼泊爾畫室。圖 / 謝克駿提供
台灣首位唐卡繪者謝克駿,攝於尼泊爾畫室。圖 / 謝克駿提供
有一道金色的光,由時輪金剛壇城;由薩迦法王的眉心,射入心間,
頓時讓我覺得過去所學,一切無用......我訝然臣服於下!
 -台灣首位唐卡繪者謝克駿

莫非藏傳佛教41任薩迦法王台灣行,真以時輪金剛震動年輕畫家蟄伏已久的心靈之眼?當記者好奇的追問謝克駿,何以由西方美術轉習唐卡?當謝克駿給出以上答案,記者深覺不科學!

謝克駿畢業於台南師範大學美術系,原本一如師範院校學生,畢業後從事教職,日日教學。但是,謝克駿說,彼時在他心中總有一份不安與蠢動,靈魂深處總覺得無法得到安頓。當時,他只覺得是自己心中,那浪漫學人的藝術魂在作怪。

隔年,他毅然離開安穩的教職環境,考進高雄師範大學研究所。當時的謝克駿希望能夠透過學術研究,開啟另一扇窗,因而走入藝術理論學門。時任謝克駿指導教授的洪上翔,本身是東方圖像美學的分析者,也是榮格學派的信仰者。

在洪老師的影響下,謝克駿跟著研修榮格的分析心理學、集體潛意識的原型、個體化進程、共時性等理論。希望以此為養分,為畫作注入與心靈相關的元素,刻畫出感動人心的創作。

在研讀、查找種種帶有象徵意涵的符號資料的過程,謝克駿發現一禎方圓形被稱為曼荼羅的圖像。斑爛的色彩、細密的筆觸、華美的描金、令人難以理解的濃縮佛教梵文、種子字符號,深深吸引著潛藏在他心底的眼睛。

在尼泊爾與蔣揚彭措老師認識的揚貢噶喇嘛合影,了解唐卡的意思。圖 / 謝克提供
謝克駿(右)在尼泊爾與蔣揚彭措老師認識的蔣揚貢噶喇嘛合影,了解唐卡的意思。圖 / 謝克提供

但此時的謝克駿是一個尚未入門的宗教小白,更別說對佛教中縝密難解的藏傳佛教有所理解。然而,此刻的他渴望想了解曼荼羅,想分析祂、解讀祂。謝克駿翻找過去心理學知識,卻不得其門而入。

謝克駿憶及,當時他沿著榮格的線索,最終接觸到藏傳佛教中許多壇城曼陀羅以及華藏世界、五方佛、各種金剛壇城,他並試著從圖像裡解讀、轉譯出符碼的象徵語彙。

其中,發現二維平面曼荼羅裡,三維空間呈示與如歐普藝術將時間分段的視覺錯視感。謝克駿相信,時輪金剛的《時輪金剛曼荼羅》,那時已悄然進入他的心緒中。

後來,就在碩士論文<繪畫平面之時間與空間觀:時輪金剛曼荼羅藝術研究>撰寫時,謝克駿記得那是2008年8月,有人捎來訊息告知;薩迦派41任法王將到台灣親傳<時輪金剛大灌頂>,地點在高雄。

這份從印度遠方帶來的恩賜,是我第一次親眼見時輪金鋼沙壇城,也是第一次在法會現場看見壇城上,掛滿著大幅莊嚴的唐卡,尤其是,那些巨幅唐卡上的描金。

對!金色。閃耀的金色;就是那種閃耀光芒!充滿靈動的描金!時間原來是一種可以觸及的感動。在法王傳法灌頂的法會進行當中,好幾次在喇嘛唱誦的相續咒音中,謝克駿說,仿佛時空就在這壇場交錯且靜止。時輪金剛的壇場與法王的眉心,猶如有一道金色光芒射進我的身心。

看著接受採訪時的謝克駿,此時倏忽由激動轉為沉靜……。看著謝克駿,從他眼中我似乎看到一份寧靜,…還有一抹哀傷。或許就是這份深沉、靜謐、深邃的感動,觸發謝克駿日後願意離鄉背井,前往尼泊爾、前往印度,朝聖拜師、學習彩繪唐卡。(本系列共10期 / 第2期)

 

延伸閱讀

 

google.com, pub-9231246403495829, DIRECT, f08c47fec0942fa0

發表評論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輸入你的名字